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女警官的惨遇
女警官的惨遇
  出人意料的事发生了。唐老板并没有把她的肩带拉下,而是把她的肩带拉了回来。女警官的胸衣终於回复了原位,半裸的乳峰也暂时被遮掩住了。
  “好的东西当然要留在后面。我用的刑,不是那么容易挺得住的。只怕一会儿动起手来,赵警官只要一挣扎,乳头就会露出来,所以还是先遮掩遮掩好。”
年轻的女警官虽然暂时没有裸露出乳蒂的危险,但是她的心情却没有丝毫的好转。被男人们轮番强奸是迟早的事,歹徒们只是打算慢慢地凌辱她,无疑,时间越长,她将忍受的痛苦也就越大。
唐老板仔细地审视着被捆绑的女警官的身体,似乎在寻找着用刑的部位。他的目光扫过了赵剑翎的玉体,最后停留在了她的下身。破碎的长裤中,隐约裸露出白皙的大腿,透出无比的清纯和性感,即使久经场面的唐老板,也不禁感到怦然心动。最后,他的目光还是落到了女警官的赤足上。
唐老板的手轻轻抚摸着赵剑翎赤裸的双脚,感受着她那纤美的脚掌和光滑的肌肤,道:“赵警官,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脚,你放心,我用的刑会给你造成很大的痛苦,但绝对不会对精美的外观造成破坏。刚才顾三爷还提到希望能够得到周爷的密码,我也就顺便先试探一下。”
四副夹棍分别夹住了女警官双脚的脚踝和脚掌,两个歹徒分别站在她两侧,随时准备用刑。唐老板依旧站在了赵剑翎的正面,手中拿这一根木棍,显然是准备进行严刑拷打。
自从被顾老三擒住之后,赵剑翎几乎每次被审讯都会遭到严刑拷打,她感觉还能勉强挺住,脚上的夹棍虽然是从顾老三那里取来的,但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唐老板道:“赵警官,你知道周爷的密码,如果肯说出来,那我唐某人对今天的事情可以放手不管,如若不然,我的手段,你想必也是听说过的。”
被擒的女警官却没有丝毫的屈服,道:“有什么手段就尽管用吧!你们不用妄想得到周老大的密码。”
“好!不愧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动手!”
随着四副夹棍一齐收紧,赵剑翎只觉得剧烈的疼痛瞬间便从脚掌和脚踝处传来。
“啊……呀……”虽然紧咬着牙关,但呻吟声还是从女警官的牙缝中剂了出来,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头处流淌而下,被捆绑的裸体剧烈地挣扎着,牵动着吊住她的绳索。
歹徒中还有不少人是第一次看到过这种用刑,一个个兴奋地看着酷刑折磨着赵剑翎赤裸的双脚。
“啊!”仅仅是脚上传来的剧痛就使得女警官几乎无法抵御,但唐老板的木棍却重重地抽打在了她那雪白平坦的腹部上。赵剑翎再也不能咬紧牙关,痛苦地呻吟了起来。
“啊!啊!啊!”
唐老板的拷打技巧显然比顾老三的手下高明得多,仅仅打了数棍,女警官就几乎支持不住了。双脚的剧痛几乎压倒性地佔据了她的脑海,抽紧了她所有的神经,迫使她通过剧烈的挣扎来渲泄这种痛苦。而唐老板却在她挣扎的每一个关键时刻,抽打在了她的关键部位上,使得那痛苦不仅没有被渲泄,反而加倍地冲击了回来。
赵剑翎只觉得自己完全被痛苦所压倒了。直到此刻她才体会到,一双赤脚上的夹棍只是辅助的用刑手段,在她靠挣扎来渲泄痛苦时的拷打才是真正的酷刑。木棍反覆地在她的腹部、乳峰、大腿、阴部上抽打着,每一击都巧妙地抑制了她当前的挣扎方向。因而,看起来她的挣扎如此地剧烈,事实上痛苦不但没有被渲泄,反而累积了起来,使她发出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吟。
“啊!啊!啊!”
如果不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赵剑翎早就不行了。她根本无法相信世界上还存在着这样的严刑拷打。由於受过特殊的意志训练,加上过去被拷打时积累的经验,使得她一直在崩溃的边缘徘徊着,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持多久,或者说根本没有机会去作任何思考。
但最感到诧异的还是唐老板。他对自己的用刑能力有绝对的信心,他无法想像,女警官竟然能够在这样的严刑拷打之下一直坚持着。以前被他擒住的两个女国际刑警,在他的严刑拷打下坚持不了几分钟就招供了,但赵剑翎的坚毅远远地超出了他的预计。
“啊!啊!啊!”
唐老板的木棍依旧不停地进行着拷打裸体的女警官。他不知道赵剑翎还能够支持多久。以唐老板的经验,从严刑拷打刚开始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快支持不住了,但这个状况居然一直维持着,似乎就无法进一步突破。
无法否认,即使是呻吟,赵剑翎的嗓音还是很悦耳,拷打一个赤裸着上身被捆绑着的清秀女警官,对於行刑者而言应该是一件很容易产生满足感的事。但现在唐老板已经彻底没有了这个心情,他觉得自己的手臂渐渐地开始酸痛,紧盯着赵剑翎挣扎的玉体的双眼也显得疲惫起来,更重要的是他已经失去了信心。
木棍被唐老板掷在了地上,他的挥手使得另外两个辅助行刑的歹徒也松开了女警官赤脚上的夹棍。赵剑翎顿时觉得所有的压力都在瞬间消除了,她只感到几乎完全虚脱,双眼一黑,顿时昏死了过去。
唐老板摇了摇头,道:“我失败了。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坚强的人。”
只见失去知觉的女警官低垂着头,一头秀发披散着,她那半裸的身体上已经佈满了汗水,单薄的胸衣完全湿透,紧紧地贴在了酥胸上,呈现了透明的状态。尖挺的乳峰曲线毕露,胸衣下红色的乳尖看得清清楚楚,性感无比。
陈少爷道:“唐老板不必灰心,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当然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今天一定要好好地折磨她,我就不信,她能够在这种状况下一直支撑下去。”
一盆冷水泼在了赵剑翎的脸庞上,她的头部微微移动了一下,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陈少爷拽着女警官的长发,迫使她抬起了头。陈少爷直视着她那被汗水和冷水湿透了的脸庞,贪婪地欣赏着她的清秀和刚毅。
“赵警官真不愧是国际刑警处最精锐的女警官,能够在这种酷刑之下坚持下来,实在是令人佩服。不过,你还是为此付出了不少代价,看看吧!”
陈少爷又抓着她的秀发把的脸庞往下压,使得女警官能够直视自己的胸部。赵剑翎看到了在变得透明的胸衣下无异於裸露的乳峰,心中充满了羞耻和愤怒。原本唐老板把她的胸衣拉正,为了使她的乳蒂暂时不会露出,但没有想到经过一轮严刑拷打之后既然出现这样的状况,两颗如同红宝石般珍贵的乳头还是被人看见了。
陈少爷淫笑着道:“赵警官,你身为女刑警,就应该知道如果被男人抓起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你的身材这么好,所有的男人都想看。”
话音未落,他开始动手去解女警官的西装裤。细细的黑色腰带被抽了出来,扔在了地上,西装裤的裤脚竟被他用力撕破,瞬间赵剑翎的下身就被剥光了。
“啊!”年轻的女警官有着白皙如玉的修长的双腿,优美的线条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赵剑翎倒不是因为裸露出双腿而发出羞耻的呻吟,在炎热的夏天,她有时也穿着短裤,对於裸露大腿还算习惯。她的呻吟是因为内裤此时已经失去了遮掩的作用了。
窄小的亵裤和胸衣一样,已经完全被汗水湿透了。女警官想要将双腿夹紧,但赤裸的双脚被向两侧拉开凌空捆绑着,使得大腿之间完全暴露在男人的目光之下,透过已经变得透明的内裤可以看到稀疏的阴毛和神秘的阴部。
由於顾老三严令在这三天之内不能强奸赵剑翎,所以她的阴部已经恢复了原状,不像原先那样红肿着无法合拢。
陈少爷似乎颇为可惜地感叹道:“赵警官,你身上虽然还穿着内衣裤,不过实在和没穿没有什么分别,不如乾脆也就剥了吧。”
胸衣,内裤,已经被扒到手臂上的衬衫最终都被陈少爷撕扯了下来。被剥得一丝不挂的女警官尽管羞愤不已,却也没有丝毫办法,身体上每一寸肌肤都完全展示在了男人的眼前。
陈少爷再度仔细地欣赏了一番女警官的裸体,道:“来人,把她解下来。”
立即有两名歹徒上前,一人将穿过腋下吊住赵剑翎的绳索解开,另一人着解开了绑住她脚踝的绳索的上端。刚从被吊在空中的位置解下,女警官跪倒在地,虽然她的上身依旧被牢牢地捆绑着,但双腿多少还是有了活动的余地。
陈少爷显然对精锐的女警官的反抗能力估计不足,他用右手抓着赵剑翎的秀发,左手则直接去摸她那尖挺的乳峰。
赵剑翎虽然体力上消耗很大,却绝不容在存在抵抗能力的状况下不作斗争而被人凌辱,就在男人的手即将触及她胸部的一瞬间,跪倒在地的女警官突然挺腰奋起,雪白修长的右腿猛地飞踢陈少爷。
陈少爷完全没有想到刚刚被严刑拷打得昏死过去的女警官现在竟然有能力反抗,修长的玉腿优美无比,却直击自己的左肩,慌乱之中,竟然忘记了赵剑翎光着脚,即使是被踢中也不会有太大的伤害,左臂略作遮挡,立即后退了一步。
不料女警官竟然是虚招,就在陈少爷格挡退后的一刹,她的右腿小腿微收,借势向前跃进了一步,左腿却再度弓起,以膝盖直击陈少爷的腹部。虽然被反绑着双臂,但是赵剑翎的动作依然是轻灵飘逸。本就是全裸着美妙绝伦的身材,加上用白玉般双腿作出精彩无比的攻击,在场的男人倒有大半为她所倾倒,并不在意陈少爷的受袭。
陈少爷的武艺比之赵剑翎毕竟差了很大的一截,此刻已然措手不及,况且先前那一下即便被踢中,女警官的赤脚也不足以造成伤害,而现在膝盖的袭击却完全是确实的。他下意识地伸手去挡,却已经慢了一步。
就在赵剑翎的膝盖即将撞上陈少爷的腹部之时,她那令人心动的腿却突然颤动了起来,再也无法进击。原来女警官虽然被人从空中解了下来,但纤细的脚踝上依然绑着绳索。此刻,那两个解开赵剑翎的歹徒已经醒悟,一动手扯住那条绑着她左脚的绳索的另一端,立即限制了她的活动空间。
绑住赵剑翎右脚的绳索也被拉扯着,赤裸的女警官被反绑着双手,根本无法维持住自己的平衡,顿时被拉倒在了地上。她还想反抗,但两个歹徒收紧绑着她的双脚的绳索,立即分开了她的双腿,使她处於动弹不得的处境。
无疑陈少爷的面子大受打击,起先在剥光女警官上身的之后,被她一口唾沫吐中了鼻尖,刚才想要凌辱她时又被她的反击弄得狼狈不堪,心中颇为愤怒。他走了上前,用皮鞋猛地踢向了赵剑翎被分开的双腿之间。
“啊!”惨烈的呻吟声响起。皮鞋重重地压在女警官的阴部,辗动了起来。难以忍受的痛苦如潮水般地袭来,使得赵剑翎赤裸的身体在地上不停地扭动着。
折磨了几分钟,陈少爷才感觉到解气了一些。他移开了自己的脚,拽住了女警官的秀发,把她从地上拉扯了起来。两个歹徒还是牢牢地牵着绑住她那秀美的双脚的绳索,以防她再次反击。赵剑翎被强迫跪在了地上。
陈少爷道:“赵警官,你可真是很厉害,被剥成这样还能反抗。你敢不让我摸你的胸?我就偏要摸摸看!”
此刻被捆绑的女警官再也无法反抗,晶莹如玉的乳峰落入了陈少爷的手中。他感受着那充满弹性的胸肌,将尖挺的玉乳揉捏成了各种形状,浅红色的乳尖也不停地被挤压着。
“啊!啊!住手!啊!”
赵剑翎羞耻地呻吟了起来,受辱的裸体不断地颤抖着,这却进一步激起了陈少爷的性欲。他一手用力地抓着年轻的女警官的下巴,迫使她张开了嘴,另一手则解开了自己的裤子,将生殖器直挺挺地插入了她的嘴中。
“啊……唔……”赵剑翎的呻吟声被堵住了,男人的生殖器在她的嘴中肆意地抽插了起来。
全身被捆绑住的女警官此刻连上下颌也被陈少爷用手用力卡住,连想要咬嘴中的生殖器的机会都没有。那令她感到噁心的东西在她的嘴里抽动着,不停地接触着她的喉舌,使得她发出一阵呜咽声。
被顾老三擒住了之后,她曾经多次被歹徒强行口交,每一次都几乎在相同的状况下进行。赵剑翎毕竟不是会轻易屈服的女子,奸淫者必须小心地控制住她的嘴,以防被她咬住生殖器。
精锐的女警官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歹徒用暴力强迫进行着口交,被堵着的嘴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哀嚎声,雪白的身体不停地挣扎着。陈少爷此刻终於感到了一种独特的满足感,先前的失意在这对被捆绑的女警官令人振奋的奸淫下终於一扫而空。
他的嘴角挂着淫邪的笑容,道:“赵警官,老子想玩你居然还敢反抗,现在这就是你的下场。你的武艺不是很高强么?有本身现在再反抗!”
也就是仅过了两分钟,一股暖流直冲赵剑翎的咽喉。在射精的一刹那,陈少爷迅捷地将生殖器抽了出来,剩下的一小半精液,则射在了女警官充满屈辱的清秀脸庞上。
赵剑翎跪在地上不停地咳嗽着,男人大量的精液进入了她的咽喉。受辱的女警官无力地垂着头,她那失去自由的身体还依然在颤抖着。白浊的精液从脸庞和嘴角留下,落在了尖挺的玉乳上,显得格外淒惨。
陈少爷一挥手,顿时又有两个男人走了上来。
“让赵警官把屁股撅起来。”
两个男人接到命令,立即一手抓住了女警官被反绑的手臂,另一手按着她那圆润的肩头,用力将她的上身向前压。赵剑翎的力量本来就不及男人,现在更不是对手。她的肩膀都被压得触及了地面,尖挺的双乳则碰在了大腿上。女警官下巴着地,使得男人们依然可以从清秀的脸庞上窥探她受辱使的表情。
陈少爷用手轻轻地拍打着精锐的女警官被迫翘起的浑圆的臀部,道:“赵警官,用这种手段对付像你这样贞洁的女刑警,也实在是没有办法。顾三爷想知道周爷的密码,你要是愿意说出来,一定会免去很多痛苦和屈辱。”
赵剑翎骂道:“你这畜生!不管用什么手段,都别想知道周老大的密码。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
陈少爷嘲笑道:“多么坚强。其实我们这里有很多人对你的身体比对密码感兴趣多了。大名鼎鼎的赵剑翎警官今天赤身裸体地被捆绑着凌辱,真是难以想像的好事。既然你不肯说出密码,就慢慢地忍受吧。把我的浣肠器拿来。”
陈少爷接过了手下递来的浣肠器,道:“赵警官有没有尝过浣肠的滋味?我保証你试过之后,一定会终身难忘的。”
女警官奋力地扭动着赤裸的臀部,但毕竟被歹徒们捆绑着按在地上,根本无法躲闪,陈少爷还是把浣肠器顶在了她的肛门上。当浣肠器插入她的体内之时,赵剑翎猛烈地挣扎着,作为最后的抵抗。
“啊……呀……”
浣肠器内的液体一点点地被挤压入女警官的体内。赵剑翎痛苦地呻吟着,赤裸的身体挣扎得愈发剧烈了。那两个用绳索控制住她双脚的歹徒都感到了自己手中的绳索不停地晃动着,必须用很大的力量才能牵住。
精锐的女警官曾经多次落入歹徒们的手中,遭到过各种各样的凌辱。无疑,自从被顾老三活擒之后,对她所用的刑几乎是最全面的,但浣肠还是第一次发生在她的身上。
赵剑翎只觉得一股又麻又凉的液体从自己的肛门进入,“啊!不要啊……”在赵剑翎的呻吟声中,浣肠器的液体完全进入了她的体内。陈少爷迅捷地拔出了浣肠器,用另一个橡皮塞插入了她的臀部之间。同时,制住赤裸的女警官的四个歹徒都松开了手,退了开来,让所有的人观赏这残忍的一幕。
“啊!啊!”
赵剑翎立刻就感觉到肚子里出现了变化。她倒在地上,拼命夹紧双腿,纤细的腰肢扭来扭去,不停地呻吟着。陈少爷抓着她的秀发,把一丝不挂的女警官提了起来,只见她浑身发抖,那原本平坦的小腹此刻微微隆起,不断地抽搐着。